网站首页  
陕县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界论坛
档案界维基百科 《档案工作》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预约服务 馆藏珍品展厅
网上调查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红军烈士戚子言
更新时间:2013-12-9

    戚子言,男,1897年生于河南省陕县城内后营巷(今三门峡市开发区向阳村)。1922年1月参加革命,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大革命失败后参加红军游击队(洪湖赤卫队),后奉组织指示,转入隐蔽状态。1931年被党组织派往国民党军队新编34师以掩护身份开展兵运工作。1932年6月19日遭所在部队军官举报被敌逮捕,次日在湖北沔阳县仙桃镇脉旺嘴被杀害,时年35岁。

一、投身革命

    民国初期,因军阀混战,兵燹匪患肆虐陕县,民不聊生。戚子言在青少年时代就饱尝了人生苦难。其父戚象昌面对荒年乱日,不辞劳苦,艰难求生,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他让戚子言一边上学,练习书法,间或习武;一边务农,特别教他学习染布的技艺,以便家业后继有人。
    1919年,五四运动的浪潮席卷陕州城乡。热血沸腾的戚子言被反帝反封建的新思想唤醒,常常违背父亲的指派,和一些有志青年在一起谈论时事,谋划前途。他经常到设在陕州城内南街的豫芳照相馆和郭子刚(陕州城内人,大革命时期在陕州城南大街开设照相馆作掩护,从事共产党交办的秘密活动)会面。久而久之,一些人传言戚子言:“不守业,不正干,肯在外边瞎折腾”。家人听到风言风语后,父母亲朋曾分别和他谈话,想方设法劝他“改邪归正”。然而,他们没有从戚子言口中得到一点信息,戚子言在外的一切活动家人仍不得而知。
    戚子言行事谨慎,守口如瓶,从事革命活动隐蔽性很强。有时深夜回到家里,饥肠辘辘,自己总要吃点馍饭才能入睡,第二天照常劳作或学习。对家人的劝说教育,他不反驳,不作答,对自己的事业从不懈怠,从不退缩。
    1922年元月,已临近春节,家家开始置办年货,戚子言仍像往常一样忙个不停。除夕前的一天夜里,他把置办的年货带回家中,之后,不声不响乘着夜幕离开了家。他奔赴湖北汉口,投身了革命队伍。

二、红心向党

    1922年2月,经过长途跋涉的戚子言到达湖北汉口。当时的武汉,正处于共产党领导工人运动的前沿,粤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举行,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的成立,《劳动周刊》等进步报刊的发行,共产党组织的发展等轰轰烈烈的气氛,促使戚子言义无反顾地将全部身心投入到党所领导的革命洪流之中。1923年,戚子言在汉口法租界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3年6月,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会议决定,共产党员可以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实行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不久国民政府开始北伐,大革命的序幕拉开。戚子言虽是个新党员,但他步入社会投身革命已积累了不少经验,思想认识能够紧跟形势,与时俱进。在大革命迅速发展的进程中,他认真学习领会党的方针和指示,不折不扣按党的要求执行。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归于失败,国内的政治局势发生了根本变化,形成了国共合作的武汉国民政府、蒋介石的南京反革命政府、以张作霖为首的北京军阀政府三个政权对峙的局面。当时,武汉国民政府管辖的地区只有湖北、湖南和江西三省。不久,江西的朱培德和湖南的许克祥相继叛变革命,武汉政府掌权的汪精卫也由动摇到叛变。许多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被敌人逮捕、杀害,革命形势急转直下。戚子言没有被困难和失败吓倒,他变得成熟起来,振作精神,踏实做好组织分配的工作,严格按照党的指示办事,执行组织纪律,努力减轻革命的损失。
    由于他在革命活动中严于律已,没有暴露身份,参加了武汉地区的组织营救和稳定局面工作。这时,他目睹一批又一批革命者大义凛然走上刑场。也是在这时,戚子言才深深懂得,只有继续奋斗,被压迫的奴隶才能挺起自己的胸膛。他带着烈士们的无言嘱托,带着党的使命,踏上新的征程,投入到土地革命的红色风暴之中。

三、虎穴殉难

    反革命的大屠杀使全国陷入腥风血雨之中。从1927年3月至1928年上半年,被敌人杀害的革命者达31万多人,其中共产党员26000余人,党员人数从大革命高潮时期的6万多人骤减到1万多人。戚子言所在武汉地区的革命形势更加严峻。中国共产党在武汉召开“八七会议”,为中国革命指明了新的出路。戚子言坚决跟党走,革命意志更加旺盛。
    1928年春,周逸群、贺龙在湖北洪湖地区发动群众,建立红军游击队,开展游击战争,创建农村革命根据地。戚子言受党组织指示,加入贺龙红军游击队,任洪湖赤卫队侦察员。经过艰苦斗争,根据地逐步扩大。
    1930年至1931年初,湘鄂西党组织传达上级指示,布置党的各级组织设法收买敌人枪支弹药,开展兵运工作,解决红军游击队的武器困难。1931年2月,中共中央发出指示,要求“加强在国民党军队中的工作,组织他们中的士兵暴动(就是兵变),进行破坏与扰乱敌人后方的工作”。同时还特别强调:“要用红军的全部人员与政治机关去做瓦解国民党军队的工作……派遣红军专门工作人员到敌人军队中去,组织兵变与煽动倒戈,侦探、扰乱与破坏敌人的后方等”。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党组织决定选派有斗争经验的戚子言到敌军中去做“卧底”,具体实施中共中央下达的任务。
    1931年春天,戚子言肩负党组织交给的重任,身着便衣,以探家为掩护,回到陕县城内家中,这是他参加革命九年多第一次回到家乡,也是唯一的一次。他来去匆匆,时间紧迫,在家乡只停留了4天,且多数时间在豫芳照相馆和郭子刚一起为党所交给的任务而奔忙。夜间很晚才回到家里,妻子王楼见他日夜操劳,不便多问,又为他担惊受怕,嘱他注意身体。他只说:“啥事没有,只管放心,你把一双儿女照顾好就行了。”几天相处,戚子言没有透露一点情况。离别那天晚上已是深夜,戚子言趁着月光出门上路。初次奔赴汉口参加革命时只有2岁多的女儿现已12岁,见父亲匆匆离家,恋恋不舍,便和堂妹为伴,一同跟在父亲身后,连声求告他不要走,一直跟到南大街,见父亲仍不停步,女儿就牵衣顿足不让走。戚子言掏出两张钱票塞到女儿手里,哄女儿快回家,说:我有要紧事,不能耽误,听话。他含泪望着女儿回家的身影,毅然转身离去。
    1931年10月,党组织为戚子言办好了进入国民党军队的一切手续和服装,派他到时驻湖北省石首县(今湖北省石首市)藕池口的国民党陆军新编34师2营任文书上士。戚子言深知在敌营工作的艰难和危险,稍有不慎就会危及生命,更重要的是祸及党和红军的安危。所以,他从探家到打入敌营,时刻考虑的事就是一定要慎之又慎,既要完成任务,又要保证安全。他在敌营投入工作后就细心观察,选择突破点。经过两个多月的考察,他选准了自己的工作对象——同在34师辎重营2连任少尉排长的荆维藩。荆维藩是陕西蓝田县人,时年29岁,世代为农。经多次接触,两人情投意合。1932年2月,部队移驻湖北沔阳县仙桃镇(今湖北省仙桃市),两人关系更为亲密。戚子言把自己的便衣相片赠送荆维藩作为纪念,经常与荆谈心交流,形影不离。戚子言在隐蔽战线开展工作的情况,通过地下渠道不断向组织汇报,也不断接到组织的指示。1932年4月2日,中央内发《白区工作大纲》,批判不愿到白区工作的右倾畏难情绪,提出不容许每个革命战士再做“缩头乌龟”,要大步猛进,夺取中心城市,谁有半点畏缩犹豫,谁就是革命的罪人!中央指示下达以后,戚子言加紧做荆维藩的工作,他约请荆维藩到饭馆吃饭,饭后两人到汉江河岸散步,戚子言利用当时34师官兵3个月未发饷之事启发说:“我们干这事(指给国民党当兵)干啥哩!”他见荆表示同意,心情急切,就向荆说:“我是‘人在曹营心在汉’,我是给贺龙的红军游击队做工作的,你如同意,咱俩看机会行事。”荆维藩当即说:“好!我同意,以后看形势见机行事”。此后两人常在一起,无话不谈,互相深信不疑。
    同年6月中旬的一天,师部军需处长石锦堂奉命到汉口去领饷和枪支弹药,令荆维藩带兵25名前往押运。6月15日(或16日)下午6时,荆维藩约戚子言外出见面,告知将于次日去汉口押运枪支弹药之事。戚子言询问枪弹品种、数量,荆说不清楚,只说“一切由军需处长石锦堂亲自负责。”两人说罢,各自分开。戚子言心急火燎,急忙换了便衣,连夜奔向100余里以外的荆州,向贺龙红军游击队报信。次日,荆维藩率部随石锦堂到汉口码头,把500支步枪、200箱子弹装在船上,沿汉江逆水而上,行至仙桃镇脉旺嘴下游八九里处,突遭贺龙红军游击队在汉江东岸截击,石锦堂与荆维藩带队在船上迎击,激战约半小时,敌不支。驻在脉旺嘴的敌34师2营部队急速赶来支援,红军游击队见岸上有敌人援军赶到,即向荆州方向转移,撤出战斗。下午6时,荆维藩将押运的武器运到仙桃镇军需处后回到连队。
    第二天(约6月17日)下午,戚子言赶回敌营,路过驻在脉旺嘴的34师2营哨卡,被营长李蔚岚扣押审问,戚子言以去荆州看望老乡为由,据理申述。李蔚岚则以不穿军服、无出入证、无路条等事严加斥责,并追问与连队哪些人有联系?戚子言答:“认识人不少,都是同事关系。”李又问:“认识那个当官的?”戚子言和荆维藩关系师内皆知,便回答:“辎重连的荆维藩”。次日,李蔚岚即向师长张万信报告,又找荆维藩和其营长核查。荆维藩见上司追查,为保全自己,向张师长报告说:“戚子言是为红军做工作的,此次我部由汉口押运武器经脉旺嘴时受到红军游击队截击,目的就是抢截我枪支弹药。如果不是李营长及时率部赶来救援,将红军游击队击退,恐怕咱们一船枪械物资都被红军截走了。”张万信当即命令李蔚岚:“将戚子言在脉旺嘴就地枪决!”
    随着敌人的一声令下,红军战士、共产党员戚子言被押上刑场,地点就在汉江东岸脉旺嘴的荒滩上。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戚子言没有沉默,他高呼革命口号,英勇就义,把鲜血洒在他战斗过的土地上,把革命精神留给了后人!
    荆维藩因举报戚子言被国民党陆军新编34师师部传令嘉奖,记大功一次,随后被晋升为中尉连长、中队长、团部上尉副官。1955年,被人民法院判刑10年,后死于狱中。
    新中国成立后,戚子言被国家民政部追认为革命烈士。1962年,三门峡市民政局为其家属颁发了革命烈士证书。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