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县区频道: 湖滨区渑池县陕州区卢氏县义马市灵宝市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武童王猷斌科举资格案始末
作者:赵秀娟  来源:中国档案报  更新时间:2019/6/28

    刚刚结束的高考是当今社会选拔人才的重要机制之一,也是考生选择人生道路的一次机会。在100多年前的清代以及之前的历史上,与高考略有近似的选拔人才的方式首推科举。隋唐以后,普通人将参加科举考试看成是改换门庭的主要途径。唐代武则天始创选拔武将的武举考试,清代称武科。清代科举制度规定,武科每三年举行一次,分为武童试、武乡试、武会试、武殿试四级。未经录取入学的武科考生称为武童;童试考中者称生员或秀才;乡试考中者称举人;会试考中者称贡士;殿试考中者称进士。有清一代,国家提倡武举,民间习武者视参加武举考试为仕进之门。

    清光绪九年(1883),湖南省浏阳县发生了一桩“武童考试资格失而复得案”,其大致情由是:武童王猷斌因被匿名者举报“家世不清”而被取消参加武举童试的资格,王猷斌不甘心失去谋取功名的机会,于是,一纸诉状递上公堂,据理力争,逆袭成功,夺回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参考资格。

缘起:应试受阻

    嘉庆十一年(1806),湖南省浏阳县人士王祖纯经商途中偶然发现同行的徐魁宗随身带有大量银两,于是见财起意,欲行骗以谋之。徐魁宗察觉后与王祖纯吵闹争执,二人厮打之间,王祖纯失手将徐魁宗打成重伤。王祖纯立即将徐魁宗送医,医生见徐伤重即殒而不肯收治。此时,王祖纯担心徐魁宗死后事泄,于是心生歹意,与人合谋把徐魁宗扔进河中,徐溺水而亡。案发后,王祖纯以谋杀罪被判斩监候。次年,此案被定为“秋审情实”(每年秋天由朝廷派员会审京外各省死刑案件,情罪属实的,照例应处死刑,呈报皇帝批准后便执行,一般都于当年十月之前处决),王祖纯被斩。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王祖纯被斩首近80年后,此案又引起一场波澜。

图片1.png

湖广司为查核湖南浏阳县武童王猷斌以曾祖王祖纯曾犯重辟被阻考试一案事呈稿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光绪九年(1883),王祖纯的曾孙王猷斌正信心满满地准备参加武举童试,不想节外生枝,遭人匿名举报。举报内容是王猷斌的曾祖父王祖纯因谋杀罪被处以斩刑,王猷斌作为杀人犯的后代没有资格参加科举考试。此事一出,王猷斌立即向浏阳县令及湖南学政提起诉讼,据理力争,力求保住自己的“准考证”。

抗争:据理维权

    王猷斌诉状的主要部分是列举自己不应被取消考试资格的三点论据,请求学政大人详察,允许自己参加武童试。

    首先,王猷斌援引了《大清律例》和《学政全书》的有关条款。王猷斌认为,按照这两部法典确定的原则,只有叛逆谋反者的子孙不准应举入试,而曾祖父王祖纯虽以谋杀罪被处斩,但属于“刑事案件”,并不涉及“叛逆谋反”,因此,以“杀人犯的后代子孙”为由剥夺自己参加科举的资格,与法律规定不符。

    其次,王猷斌出示了一份甘结。所谓“甘结”是旧时交给官府的一种画押字据。出具这份甘结的时间是光绪九年(1883)十二月,其内容是证明“王祖纯殴死徐魁宗一案奉部覆照谋杀例科罪”。在这份甘结上画押的共有18人,其中包括王猷斌的族人14人。这14人分属王猷斌家族的四代:其中与王祖纯同辈者2人;王猷斌祖辈4人,包括生员(即秀才)1人、监生(在国子监读书或取得进国子监读书资格的人)1人;王猷斌父辈4人,其中贡生(经考试而选入京师国子监读书的生员)、生员各2人;与王猷斌同辈者4人,分别是廪生1人、生员2人、监生1人。王猷斌在诉状中申明,出具甘结的14名王氏族人中,有10人为生员、监生、贡生或廪生,都是参加科举并取得功名者。王猷斌借此说明王氏家族四代之内都有人参加科举并取得功名,既然他们的科举进仕之路没有受到王祖纯谋杀一案的影响,自己参加武举考试的资格当然也不应被剥夺。

    最后,王猷斌又以自己的叔父曾在道光二十九年(1849)参加科举考试,并未因王祖纯谋杀一案受影响来论证自己有资格参加武举。王猷斌在诉状中讲述了其叔父参加科举考试的一桩旧案。当年,王猷斌的叔父参加科举考试时,曾有人向湖南学政提出“王祖纯曾因谋杀罪处斩,其子孙不准科举”,此议被官府驳回,王猷斌的叔父和其他童生一样顺利地参加了科举考试。王猷斌认为,判定自己是否有资格参加科举,应参考前例,既然自己的叔父当年可以进考场,自己也不应被拒之门外。

审判:尘埃落定

    浏阳县县令将此案上报署理湖南巡抚潘鼎新。潘鼎新表示,自己将明察秋毫,秉公而断。潘鼎新查阅《钦定礼部则例》后认为,《大清律例》中明确规定“秘密结社及叛逆等人犯的子孙不准捐考”,对于谋杀案人犯的子孙能否参加科举并没有明文规定。因此,潘鼎新认为应该允许王猷斌参加童试。潘鼎新在案件处理意见中还提出,据查,王猷斌的叔父当年并未因王祖纯一案被拒绝参加科举,从本朝“律例一体”(即办理案件时一方面以法律条款为依据,同时参照先前案件之判例)的原则出发,王猷斌童试资格一案应参照前例而断。潘鼎新将案件处理意见上报刑部,刑部经与礼部、兵部合议后一致认为,王祖纯杀人案不涉及叛逆谋反,同意其曾孙王猷斌参加武举童试。王猷斌应试资格一案至此尘埃落定。

    武童王猷斌是否参加了武举,考试成绩及仕途如何,因档案中并无记载,已经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王猷斌为保住考试资格而申诉成功的故事,可以看作封建时代小人物为改变命运而抗争的一个缩影。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6月21日 总第3389期 第二版


友情链接